间接出没用户。
感谢遇见你。

可以叫我:无落。

头像是好方(晨昏线/又双叒叕)太太的!

2015的八月到2018的八月,我已经爱周叶三年啦(小学生表白♥)

【周叶】This Winter「上」

非典型abo
私设Beta可以闻到少量信息素。其本身也可以闻到微量信息素。
易感期Alpha情绪不稳定,哭卿卿的特别粘人
狗血误会梗+炮//友转正+AB
文风多变。

————————————————

01
“叶神,你终于来了啊啊啊!”一进707宿舍的大门,叶修就收到了来自707宿舍和708宿舍的四双感激的目光。江波涛,于念,吴起,吕泊远,少了两位应该去避味道的Alpha,还有一位大概去谈恋爱的方明华。


面对四人一脸夹杂着欣慰、激动、的感恩戴德,叶修见惯不怪,还特别潇洒地挥了挥手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随意地左右看了看,最终将目光落到了最里面的一张下床拱起来的被子上。


“小周吃过药了,昨晚淋了雨导致现在好像感冒了。我们四个,额下午还有课,就靠叶神了。”
江波涛作为中国好舍友,明明半只脚都踏出宿舍门,却仍是将交代的交代清楚,例如插在一旁的电话簿,柜子里的药箱,还有桌上方明华买来庆祝杜明找到心仪女神的网红零食。


“行了,你们走吧。”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这几个心里打着怎样的小算盘了,他们当自己是瞎的吗,没有看见他们系的课程表大大的贴在墙上吗?星期五,下午没有课。


最终宿舍还是安静了下来。他轻轻叹了口气,在冰冷的空气里呼出一团暖和和的白雾。脱下外套,叶修向着床位走去,刚刚靠着床沿坐下,就被一双手紧紧地环抱住自己的腰,从被窝里钻出一个脑袋直直地抵在叶修的肚子上,像一只撒娇的大猫猫。


叶修轻轻地开口叫了一声周泽楷的名字,没有得到应答。叶修扭了一下身子想帮他理一下被子,却被更加用力地扣住了腰。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闷闷的一声“嗯”隔着几层布料传过来。


“小周,放开我吧。你现在是个病号,就该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不为所动。


叶修又重复了两次,不听话的病号依旧是当做什么也没听到,还故意发出一串呼噜呼噜的声音。


当我傻啊?叶修怒急反笑,昨晚被周泽楷放了鸽子的怒火好不容易平息了,但不代表现在他的心情有多好。易感期的alpha爱撒娇又黏人,更加上感冒发烧,头脑不清醒的周泽楷没有意识到自己抱着的人有些不开心,更加没有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懊恼还有无奈。


早上八点半,天气晴,天气快要变冷。昨天傍晚下了一场大暴雨,空气都是湿润的味道。肚子前一片暖烘烘的,坐着的被子也是暖暖的。在一片暖和的平静下,叶修有点犯困了。于是他推了推大猫猫的脑袋,在对方可能毫无预警地掉金豆子之前好声好气地开口:“你睡过去一点,我有些困,陪你睡。”


叶修脱了鞋袜,钻进浪了被窝里。刚才不情不愿缩回去的手偷偷地伸过来,轻轻地拽住了他衣服的下摆,另一只手不听话地在那里动来动去,一会儿勾住叶修的小指,一会儿在叶修的掌心画圈圈。叶修翻了个身,把那只想要伸到自己腰后的手一把揽住,顺势紧紧抱住了身旁暖暖的大型取暖袋。周泽楷顿时不动了,良久,才把脑袋移过去一点,下巴轻轻地点在叶修的头顶上。


迷迷糊糊已经处于半睡状态的叶修想,他们的关系,该算什么呢?


02
在G大的学校论坛上,讨论最多的不是学校的校花苏沐橙是否有男友,也不是那位斯文的中文系帅哥是Alpha还是Omega,也不是某,某某,某某某,而是校内第一校草,还有第一学神——叶修和周泽楷。在不少人眼中,他们就是天之骄子,理所当然的,也一样受人瞩目,关于他们的八卦,讨论在论坛里比比皆是。而在人们的不知不觉挖掘信息中,两个人也被比较:


一个以全校最高名列全市前茅的成绩入学,13岁就曾在NOIP大赛获得金牌;另一个在学校获奖无数,在ACM上和另外两人代表学校获得了全球总冠军。计算机系的两位风云人物,一个性格冷淡,寡言少语,另一个看似好相处,处事油盐不进。两个性格几乎完全不同的人,本让人以为他们该是没啥交集的,结果有人从周泽楷口中得知两个人是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结果随着八卦人士的观察还有一系列的小误会,几乎知道他们两个的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就算不是,看他们亲密的互动,也算得上是恋人未满,好兄弟一辈子。


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是情侣,包括他们两个亲近的人。事实上,他们并不是。他们的却是十分亲密,他们是炮//友。


在叶修大三,周泽楷大一刚入学的那年以前,他们的关系才是真正的好兄弟一辈子。他们的关系,在那一个晚上变了质。


03
叶修罕见地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那个荒唐的夜晚。


雨夜里,时间似乎格外的漫长。外面是稀稀拉拉的雨声,房间外头窗户那头是一片抹不开化不尽的墨色,其他鲜明的颜色都被夜色所覆盖。唯一最亮的一点,在身上之人的眼中。


深秋的夜里,感觉除了屋里再也没有其他地方有温度。尤其是身上紧紧贴着的温度,前面某一处的炽热紧贴着另一幅身体的炽热。从外至内,一团火卷席过来在胸膛那头燃烧燃烧,以风吹燎原之势,没有片刻的停留,便刹那间让那如草芥般微小的理智烧得一干二净。


双手被紧紧地握住压在柔软的床铺上,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十指相扣。打架的双唇润泽鲜艳,肢体与肢体的交织,构成了一幅偏激的艺术画作。周泽楷精瘦而又结实的双手就握住自己的手靠在头部的两侧,暗蓝色的床被披在了他的背上,柔顺服帖地垂下来,在他们的身上撑起了一方小小的天地。


汗珠利落地滑下,有些顺着他的脸滴落,落在了叶修的脸上,有些顺着他的脖颈,集成一股随着他轮廓分明的肌肉,至到他看不见的那分禁地。交合之处,燃烧得炽热。叶修抬起头,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颊。


周泽楷温柔的将吻一个个落入他的脸上、额头上,唇舌如画笔一般,在洁净透亮的瓷瓶上,描绘着那旖旎醉人的纹路,缠绕在花间。他们像是为乱世中最后互相救命的两根稻草。紧紧地依靠着。索取者。生命与生命的融合,精神与精神的升华。这样的事情他们做起来疯狂而又纯粹,世俗而又虔诚。


毫无节制,不想停止。这些念头在他的身体里叫嚣。酒精的味道在唇畔间摩挲,醉了两个人。


身为Beta的他第一次闻到了周泽楷信息素的味道。是柠檬蛋糕啊,甜甜的,酸酸的,涩涩的。


 
他睁开眼,看见在自己身上点火的青年,回过神来才记得发生过的事情。他立马推了推周泽楷,他可不想和他在宿舍搞起来。


周泽楷怔了怔,扁了扁嘴,眼眶红了红突然就掉了流泪,过了一会儿就抽泣了起来。怪不得刚刚江波涛等人看见叶修就立即跑掉,毕竟世界上最难搞定的不仅只是“勾心斗角式”婆媳关系,装作好女孩的白莲花,中央空调渣男,恶心直男癌,还有一样就是易感期的Alpha。


忘了易感期的Alpha比小婴儿还要敏感,叶修这么一推,Alpha就委屈得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偏偏周泽楷生性乖张,也不说什么不骂什么,论再铁石心肠,也不忍心对他苛责什么。叶修慌了慌,顿时放柔了语气,抱着“巨婴”好说歹说才哄好。还特别温柔地为他擦干眼泪,穿上衣服。他摸了摸周泽楷的额头,已经不烫了,看了看时间才知道已经下午五点了。睡了一觉,错过了午饭,晚饭吃不吃叶修无所谓,但想到有个病号刚刚康复,他还是叫了外卖。


哄着周泽楷喝下一碗皮蛋瘦肉粥之后,叶修就带着周泽楷赶往校门外。一到酒店,他就被青年压在门上,呼吸便被狠狠地剥夺了。在抱着周泽楷脖颈的一瞬间,他想,该是最后一次了,之后他们的关系也该好好地谈谈了。


04
  距离帮助周泽楷度过发情期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他们没有一点联系,甚至连碰面都没有碰到,但这正合叶修下怀。他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想的,这么看来他应该是在避开自己。


是不是他发现了,于是决定要结束这样一段不伦不类的关系了?叶修这么想着,原本对于他来说应该算是一个好的结局,但他却根本开心不起来。就这样互不来往也好,反正自己也没有将感情说出口,反正他那天也没有来。


在饭堂里吃饭的时候遇到苏沐橙还有楚云秀,三人便坐到了一起。


“太好了!你在的话就可以帮我吃一半的爆浆鸡排了!”苏沐橙最近有点上火,但却想过一下口瘾。楚云秀最近在控制适量,否则元旦晚会的演出他可穿不上演出服了。


“今天怎么就只有你?你家小周呢?”楚云秀问道,悄悄地在桌底下戳了戳苏沐橙。


叶修偏偏头,耸肩表示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一起,但是楚云秀是知道叶修喜欢周泽楷的。叶修并没有人告诉她,而是女人的直觉和毒辣的眼光告诉她,这两个,关系不简单。尤其是叶修,面对周泽楷的时候,整个人都不正常了。周泽楷呢,也一样。


苏沐橙接收到好友的信号,用眼神回复:不清楚。


当苏沐橙正打算敲击一下的时候,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姑娘特别娇羞地过来叫走了叶修,给他递了一个小盒子。淡蓝色的包装,打着大大的粉色蝴蝶结。


“那不是计算机系系花吗?他给你送礼物了?”苏沐橙一边说一边狠狠地用勺子切开了鸡排。她又远远地看了一眼系花,然后看了看眼前之人。没有脸红,没有羞涩,没有愤怒,没有无奈,但似乎有些烦恼?


叶修看着自家妹子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在天马行空想了很多故事了。“不是给我的,是给小周的。”叶修笑笑,敲了敲苏沐橙的头。



“哈哈,看刚刚她的表情,我倒以为她是跟你表白呢。”楚云秀了然地笑笑,很多东西倒是没有说出口。作为长期混迹在学校论坛的管理员,对于校园内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特别清楚。以及,关于周叶两个人最近疑似不合的事情。


“那你这个礼物是要给周泽楷吗?需要我帮忙给吗?”楚云秀想了想,决定要插进这件事中,联系了一下这几件事,她隐约觉得他们之间有误会,“反正我有事要找他帮忙。”她又扯了一个理由。


叶修正愁着这件事情,不说他们似乎正在斩断关系,就说叶修喜欢周泽楷这件事,他就不愿意给送这个礼物。可是没有了理由拒绝,他不好答应了别人又食言。楚云秀这么提议,叶修恨不得双手双脚合并表示感谢。


苏沐橙关心地看着叶修。她知道两人真正的关系,也知道叶修那不动声色的暗恋。今天看叶修的神情,魂不守舍,一看就有心事似的。于是她问了问叶修今天的日程,得知他下午没有事情做的时候,约他去吃冰淇淋。


05
  707宿舍最近宿舍氛围特别诡异。每个人讲话和动作都小心翼翼地,养在宿舍里面的有叶子的植物都搬到了隔壁的小角落,生怕勾起周泽楷的伤感。是的,707宿舍的门面——周泽楷(疑似)失恋了。


自从那天从外面回来之后,度过了发情期的周泽楷脸色很正常。但经历了打水慢出水杯,挤牙膏全挤到地上,拿冷水泡泡面 ,看书不翻页的事件后,707宿舍的另外三人感到一丝慌张。杜明率先请教隔壁宿舍的感情专家方明华,经常刷论坛的吕泊远联系了一下最近的帖子,然后经过几个人的讨论,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周泽楷失恋了。


关于叶修是不是周泽楷恋人这件事周泽楷没有肯定过,也没有否认过,加上论坛很多关于他们的讨论好像他们真的像是在一起一样的,于是乎他们一直以为他们是在一起的,而且每逢周泽楷易感期,他都特别黏叶修,一个Alpha在易感期渴望与之待在一起的人,不是恋人还是什么?于是更坚定了两个宿舍的人对之确定的态度。现在看来,周泽楷不再联系叶修了,两人要么是分手了,要么是发生什么冷战了。


对于这个事情,几个人决定照顾周泽楷的感受。不故意提什么关于叶修的事情,也不打探他们两个的事情。


周泽楷躺在床上,当孙翔第三次,江波涛第五次,杜明第八次看向自己的时候,周泽楷都无奈地被逗笑了。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了,他们以为自己和叶修分手了,其实他们重来没有在一起。在那天看到叶修和那个女孩讲话,他转身便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失恋了。


他还没有和叶修好好地解释那天他为什么没有去找他,估计他要暗自记仇。周泽楷想着想着就想去见他。在意识到他应该要远离他,而不是进一步打扰他的时候,他已经穿上了鞋子了。周泽楷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把鞋子脱下来躺上床。


手机提示音响了,他拿出来了手机。


【楚云秀:周帅,我这里有你的东西哦。】



东西?周泽楷和楚云秀认识,但想不起来有什么东西和这位建筑系的Alpha大美女有什么关系,于是他回了一个问号。


【楚云秀:噢,是叶修要给你的东西,现在有空吗,可以出来一下吗?】


看见那两个字周泽楷立刻从床上蹦起,爬下床,利索地穿好鞋。然后回复好休息就走出宿舍,他看着手机没有意识到自己就只穿着薄薄的衬衣和毛衣,被外面的冷风一吹,顿时从头冷到脚。于是在宿舍三个人诧异的眼光中又跑进来,裹上羽绒外套又出去。


剩余的三人:“……”


他们不由得地想——糟糕了,我感觉我们的校草脑子不正常了。

06
他一边唾弃着放不下的自己,一边却已经带着些充满欣喜的希望往目的地快步走去。急匆匆来到星巴克时,楚云秀已经坐在里面喝着美式咖啡了。


她招了招手,周泽楷便快步走了过去。两人稍微寒暄了几句,楚云秀便开门见山说了:“这是叶修让我转交给你的。”她拿出一个小礼盒,面对着对方期待的目光却不着急递过去。“我还没有说完,这不是叶修给你的。是你们系花给你的。”


一时有些失望,周泽楷将情绪掩藏好,疑问道:“系花?”好像就是他和叶修约好那天,正好撞见她在叶修怀里的那个女生?


他看着眼前笑眯眯的楚云秀,像是突然明白的什么。


“喂喂,快快收收你身上的味道。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具我的了解,你们那位系花可能……反正不太适合你们两个。明人都知道你们两个最近发生了什么,有误会就尽早解决吧。你追个人追了那么久都没追到,还不主动,明明两个人都……哎哎。你愿不愿意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对方调侃中他认真地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想了想发生的起因。他原本是约了六点和叶修一起去看电影,没想到快要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叶修和一个女生抱在一起。


“然后那你就这样走了?”楚云秀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这位校草怎么那么意气用事?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易感期。”易感期的Alpha情绪不稳定,就算用了抑制剂也容易产生情绪大变动。楚云秀听了这个解释表示理解,联系了一下前因后果笑出了声。


“你怎么像小学生谈恋爱似的啊?不开心就走了,你怎么就确定叶修喜欢她了,她今天还要叶修给你递礼物呢。该不是第一次谈恋爱啊?”


原本只是一句开玩笑的打趣,楚云秀却看见对方低着头像个被老师抓到早恋的熊孩子,又熊又倔,偏偏啊,有几抹绯红悄悄地染上他的脖颈,有红色的绒花开在了他的脸颊。



啊,是初恋啊。




tbc
————————
在想要不要开车……不开车的abo太流氓了(x)
第一次写那么长,感动……八月二的脑洞,今天终于写了……然而我发现我的文档里面还有两篇学pa。orz
虽然写得挺多的,但是大概随时会删修改。

例行表白,我爱他们♥

评论
热度(28)
©孤芒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