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遇见你。

可以叫我:无落。

头像是好方(晨昏线/又双叒叕)太太的!

【周叶】孤独星球(一)

好久不见,尝试复健ing。想讲用故事方法写文,失败了orz


身份暂且不说明叶x小王子周

大概是一个成长和关乎过去与未来的故事

不是平凡的人,却妄想过得平凡。


 ====================================


那双眼睛像是被玻璃球包住的小星星,里面坐落着黑色的岛屿,孤独而又神秘。

他目标的星辰大海,第一次遇见了可以帮助他远航的风。




“小殿下,该上床睡觉了。”

 

耐心的女佣第三次开口提醒仍坐在窗边往外面天空看的小男孩,没有得到预料中的回应,她只好走过去佯装严肃,脑门硬是挤出了跟宫内主管一般的川字纹,圆润的脸上嘴唇拧成麻线,殊不知她这尚且年轻的脸上放着这个表情有多么好笑。

 

“殿下,该睡了。”

 

男孩转过头来,那黑曜石般的眼眸倒映着窗外的星空,静静地盛放着她的身影。他微微张开口,没有说话,而他的眼睛就已经将他想说的传达出来了。面对小殿下的请求,已经目睹多次的她不再轻易地妥协。

于是乎,场面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和一个大概二十岁的两个人面面相觑。直到小的那个败下阵来,从窗台上慢悠悠地爬下来,乖乖地爬进被窝里。

 

“晚安,玛丽。”

 

“晚安,殿下。”

 

又看了眼,鼓起来的被子像座沉重的山,压在这个年幼的身子上。他的孤独和寡言让玛丽觉得心酸。

这么多年陪着他长大,看着他受尽冷嘲热讽,虚情假意,一直把周泽楷当弟弟看待的她心疼得要死,却无法帮助他。

 


房间陷入了黑暗。一声门响之后,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面对着黑乎乎的空荡荡的房间,男孩翻了几个身,似乎还睡不着。又过了一会儿,轻轻地掀开了被子坐了起来,然后频频望向没有拉上窗帘的窗。

 

今晚,会有流星雨吗?

 

今天在课上,远远地听那边人群传来的“流星”“祭典”“盛宴”。回来的时候她问莉雅阿姨,阿姨依旧像以前一样笑笑不说话,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告诉他,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

 

每年都这么问一回,六年的答案都是这么一个。他们都以为自己不知道,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事实。

 

每年的十月八日,就是流星祭。那一天,皇宫里全部的诸王贵族都会聚集在整个王国的最北端,进行一年中,最神圣最壮观最重要的一场祭典。而来自大陆最南边的大祭司会出现在北部森林中的守星台,进行仪式。听说,那天晚上,身着白衣的祭司会吟唱一首古老的歌谣,精灵族从森林里飞出来,他们身上闪烁着银色的光,星星点点汇聚一起,会构成一条闪动的星河。来自森林的尽头,海的那端,传来海妖那动听的音乐,没有人见过的种族,却给人类带来了不间断的弦乐,毫无保留地拨动了心弦……

 

这些,都只是听说。周泽楷从来没有亲眼目睹过,却在二王子眉飞色扬的神态中,大概地联想到一些祭典的盛况。他还听说除了祭典,平民也会有他们的庆祝方式,只是怎么个庆祝法,周泽楷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偷听的对象也不知道。二王子讲得那么大声,听不到就怪了。对于他这种“身份高贵”的人来说,是不可能参与平民的活动的。

 

但周泽楷小小的一个愿望就是可以在流星祭这天去外面看一看。

 

他又看了看天空。离不开宫殿,他就只能够把心寄托在浩瀚无垠的天际。至少,当他独自一个人仰望天空时,他像是自由的。他尤其喜欢看星星,每年的流星雨他都不会错过。

 

当时钟敲响了,十二点来临,辛德瑞拉已经失去了她的水晶鞋和白马王子。他看着天空有一道闪闪的光一瞬划过,留下一道裂痕随即又马上消失在夜幕里。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流星出现,像是纯白的丝巾,像是快速坠落的白色花瓣,转瞬即逝,凄美而又动人。


他闭上眼睛,像以前一样,许下一个愿望。他清楚地认识到他不是童话的主角,现实与梦想的温度是不一样的。如果可以他希望梦中可以实现那些微小的愿望,即使不会实现,他的神情也依旧诚恳。

 

过了好一会儿,他睁开眼,外面的流星依旧美丽。今年的第一场流星雨似乎持续得比较久,突然间他感觉到一阵光在他眼前闪了一下,感觉就像是外面的星星撞进了自己小小的窗子里。


眼睛传来的莫名酸涩感让他忍不住低下头揉了揉眼睛。

 

“咚!”

是什么声音?


安静的室内突然响起声音让他有一瞬间的心悸。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东西出现或者是掉到了地上。平复了心跳的周泽楷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躺下来闭上眼睛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又一声声响响起。


周泽楷立刻坐了起来,望向四周。目光落向窗边时他突然定住了。一只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似乎要跳出胸腔。另一只手摸向了枕头底下。


窗边出现了一个人。


外面的天空是美丽的宝蓝色,却又像青金石一样纯粹耀眼。星空宛如幕布,流星在上面跳舞。有个人出现在窗口,穿着一身黑袍,一只脚踩在了窗框,一只手扶在窗框上。帽檐遮住了他的脸,宽大的袍子挡住了他的身子。

 

是刺客?是误入者?还是……

 

平复下来的心跳,不动声色的对弈,他悄悄地握住了刀柄。

 

“你是谁?”

 

只听见一声低沉的嗤笑,来者将帽子掀下,并未作答。两目相对。双方都看着对方的脸愣了神。来者是一张年轻的脸,温润如玉,月光洒下来,星光点缀,像是为一个精美的瓷器勾画上镶着金边的花纹。


周泽楷突然不合时宜地想到,眼前的画面,如果画成画该是要比皇宫里任何一幅画都要有美感。

 

那双眼睛像是被玻璃球包住的小星星,里面坐落着黑色的岛屿,孤独而又神秘。

 

 

 

四周都是一片白茫茫,是有白色,还有眼前的红色显得格外刺目。抱着自己的人一步一步踩在厚厚的雪上,却像是踩在刀尖上,在身后留下一条血色的痕迹。

 

明明是在梦里,却真的宛如身临其境,那冷风打在身上让自己禁不住哆嗦,也让抱着自己的双臂跟着一起抖动。耳旁传来一身叹息,“刷”的一声,脸上感受到了毛茸茸的触感,是温暖柔软的羽毛。

 

包住自己的,是一双翅膀?

 

“小楷。”搂住自己的手臂紧了紧,羽毛把自己围得更加严实。“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耳旁的声音轻轻的,模糊的,沙哑着,像漏风的风琴,呜呜的发出悲鸣。

 

然而他却觉得安心。

 

一步一步,茫茫天地里,天大地大,万物俱寂。似乎一切就都在时间里变成了恒定的画面,唯有移动着的两个人穿过了万水千山,春秋冬夏,毫无目标却固执地向前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是一小时,是一天,是两天,还是五天十天。步履阑珊的女人终于停下来她那许久未曾停歇的脚步。

 

翅膀张开了,那双手哆嗦着将他放下来。周泽楷心里一顿,莫名的心慌。他落入了一个陌生的怀里,不安的环境让他不自主地伸出一只手抓住女人的手。

 

雪停了,阳光来了。可是他却一点儿也没有暖起来。

 

 


周泽楷狠狠地哆嗦了一下,睁开了眼,梦也醒了。

 

窗户大大打开着,外面的冷风嗖嗖的往里面钻。十月了,靠北的皇宫冷得快,就该要换冬装了。他抬头看了看石英钟,时针指向大大的七。这时候玛丽应该还没有醒,莉雅阿姨应该在厨房忙活。

 

少年打了个哈欠,翻身下床,却踩到了一个软软的暖暖的东西。

 

迷糊的少年还没有睡醒,闭着眼又踩了几下。很舒服。

 

 

 

“喂喂喂,我说你是把我当厨房的面团了吗?踩得很有脚感是不是?”

 

周泽楷睁大了双眼——

 

猛然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星星陨落的夜,望着窗边的自己,还有——

 

一个突然来到自己房间的陌生人。

 



这一个不同寻常的晚上,一个他还不知道算是重逢的相遇,在遥远的未来,改变了他本以为只会碌碌无为的沉闷一生。他目标的星辰大海,第一次遇见了可以帮助他远航的风。



=====================

不擅长交流的我,期待着评论与交流。

| 周叶
评论(2)
热度(14)
©孤芒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