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出没用户。
感谢遇见你。

可以叫我:无落。

头像是好方(晨昏线/又双叒叕)太太的!

2015的八月到2018的八月,我已经爱周叶三年啦(小学生表白♥)

【周叶】不如你

上一章  http://thetimegoesby.lofter.com/post/1d33c01b_dc5367d





20

 

雨下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窗台蝴蝶 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

 

我接着写 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21

 

“伯母喜欢什么样的植物呢?额,范围有些大啊。你想要买大盆还是小盆还是要花束?”

 

“她都喜欢吧……花束就算了。”

 

  “那么蝴蝶兰怎么样?看上去优雅而又大气,放在家里应该挺映衬的。”

 

  “恩,家里有了。”

 

 

  两个人熟络起来只需要几个小小的条件,除了合眼缘、合性格,最重要的不过是互有所求互相帮忙罢了。

 

 

  周泽楷作为甜品师,与友人合作开着名为“Pepeppermint”的甜品店,但又不做主厨。拥有甜品师的资格证,偶尔做些甜品卖,也挺抢手。但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做甜品,录制视频,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乐趣。粉丝们中有的买过周泽楷亲手做的甜品,吃过后的人无不赞叹其甜品的良心——信誉高,用材新鲜。对之渴求的人数不胜数。但他接单少,还有只有临近他住的地方的订单才会接,好在有“peppermint”这家店,虽然里面的甜品并非由他亲手做,但经过周泽楷在微博的承认自己为“ppt”的股东,还据说里面甜品的制作是由是他一同考证的好友们聘请的信得过的甜品师制作的,而且味道也不错,所以店铺的生意不错,甜品的每一样都受人吹捧。

 

虽然说在这个吃货满天下的时代,甜品受人之喜爱,但是周母却明显有一点儿“嫌弃”。不是说不喜欢吃甜品,也不是说周泽楷做的甜品不好吃,而是常常有得看的看常常有得吃,就有尝试疲劳再能吃也不足为道了。这次周母生日,直截了当跟儿子声明:“不要做甜品了!”

 

  周泽楷无语至极,自己最擅长做的东西被自己亲妈嫌弃也是没谁了。往年生日,他都是变着花样地做了蛋糕、布丁、泡芙……好吧,的确是每年都有做。买什么作为生日礼物呢?衣服类的,她喜欢自己买;首饰类的,前不久送过了。

 

 

一直被邻居称为“24孝好儿子”到周泽楷有些苦恼。

 

 

又是一个深秋,外面的风正吹得凉爽。从窗户外去,天空是淡淡的蓝色,但是入目的更多的是一种混杂着蓝的白。跟天空比起来,大地的颜色就显得鲜明。窗边的视野特别开阔,托着腮靠着窗台,没有再去看外面的风景,而是看着窗台上随风轻轻地摇摆的薄荷花有些分神。

 

 

他和母亲一样,也是出生在美丽的秋天。母亲喜欢花,她曾经说过,四季轮回的美就体现在植被上。

 

他也只是笑笑,毕竟他对植物类不太感冒,虽说平常人都能从视觉上看得出植物的不同和美感。

 

 

——植物做装饰的甜品也是美的。

 

 

没有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免得被亲妈说自己全身心都给了吃的。明明吃的范畴比甜品大嘛!他也试着这样争辩过。但是他永远不会做让别人扫兴的事情,只是应和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忙活着手里的事。

 

 

叶修送给他的花他一直都有好好的养着,还特地上网查了查薄荷生长需要的条件。看着在秋天仍有着生机活力的薄荷花。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花了,并且乐于去种植,乐于去栽培,乐于去为之付出时间。

 

 

穿云跳上了周泽楷的大腿又跳上了桌面,瞄了几声然后蹭了蹭薄荷叶。

 

 

 

22

 

最终,他还是来到了叶修的花店。直接开门见山地指明了来意,叶修也毫无含糊地带他转了转之秋。一边闲聊着家常便饭。一边讨论着要买的植物样式。

 

 

“要不要试着买绣球花?”

 

 

他们在之秋的二楼停下,叶修对着玫瑰花修剪。第一次上到之秋的二楼,周泽楷有些惊叹。确实,这样的布置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一间花店,更像是某个闲人的居家处。

 

 

视线转移到一个地方,周泽楷的心漏了一拍。仅仅只是因为对方的一双手。除了好看,不知道还有什么名词可以来形容。很好看,真的很好看,反而不那么像一个经常要护理花草植物的人的手。修长,笔直,节骨分明。在绿叶之中毫无拖泥带水的挑拣。深绿色的墨色映衬着他的手。光线穿过,打下一片斑驳的光影,显得这双手的洁净与腻滑。五指只是堪堪弯成了那样好看的弧度,很清晰突出的指骨,两指之间似乎还结成一层老茧。

 

 

叶修刚奇怪对方的静默就发现了他的出神,只是从一般的玻璃花盆里抽出一支娇艳的玫瑰——这是陈果那盆玫瑰里长岔了的一只,只是好看又不舍得丢弃,便剪了下来插在了玻璃瓶里。周泽楷有些呆呆的看着面前晃来晃去的玫瑰花,然后看着叶修在阳光下显得年轻又温柔的脸,感觉自己似乎被这适宜的天气眩晕了头脑和脸颊。他接过了叶修递过来的玫瑰花,有点懵。有些红悄悄爬上了他的耳尖。

 

 

后来周泽楷还真听取了叶修的建议,买了一盆绣球花。不是很大的一盘,有两只手长得那么大,是优雅而高贵的淡紫色。周泽楷母亲生日的那天,周泽楷才去之秋那里去取回盆栽。叶修收了个友情价,在临行时又随手从玻璃杯中抽出一支小小的玫瑰花送给他,开玩笑说:又送了你一支玫瑰了,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呢!

 

 

——哪一方面的表示呢?

 

 

周泽楷想了想,那双清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光亮,然后告诉他下次见面你会会做一会儿甜品给她。

 

 

 

23

 

周泽楷母亲对着一盆玲珑可爱的绣球花爱不释手。把它搬到了阳台上阳光温暖洒过的地方,还特别欣慰的说道:多好的话啊,泽楷,你这礼物我喜欢。

 

 

没有听到儿子的回应,周母将目光移向了他。只见长得俊朗的他儿子手里握着一只拔了刺的玫瑰。双眼凝聚在眼前的红色一抹。嘴角上扬,难得的带着一点稚童的天真浪漫,亦或是通俗说着的傻气。

 

 

“哈哈,这玫瑰难道也是给我的?”

 

 

看着儿子的表情,那从地底溢出来没有掩饰地雀跃。周泽楷母亲不点破,却仍是打趣着他。要知道这么多年来,这孩子还真没有一点想要去恋爱的自觉呢!

 

 

他笑得很含蓄,然后看着花又指了指自己,说:不,我的。

 

 

 

 

24

 

“你想要学做些什么?”

 

“呵呵,有什么方便的,不需要怎么切擀洗搓之类的菜或甜品呢!”

 

“……没有。”

 

“好难过。算了,来点新奇的,最好还是平常没见过的,但是别人一眼看到就忍不住哇的一声叫出来的。”

 

“好像有。”

 

“什么?”

 

“守望星空。”

 

 

叶修想了想,刚想说这名字听起来还挺霸气的,便看到周泽楷憋笑的脸,就觉得不太对味。掏出手机查了查,然后面无表情地将周泽楷正和着的面粉,摸了一把就要往他的脸上糊。

 

 

——果然脸长得好看,就是犯规。

 

 

叶修伸过去的手最终只停在了青年脸颊前。“算了,下不了手。”睁着眼睛。一副乖巧样的看着对方的周泽楷眨了眨眼,接着就被叶修的手指戳了戳鼻子。

 

 

“但是还是想看看周大帅哥大花脸的模样啦。”

 

 

——犯规。

 

 

沉默着的青年不由分说,只是靠前,也照样在他鼻梁上来了一笔,退身前还不忘带走一个吻。

 

好不给面子的一把推开有点小委屈的恋人。叶修想了想说:“我想好了,我想吃你那次说的那种荷叶包饭。”

 

 

说的是“想吃”,而不是“想学”,周泽楷有些苦恼。

 

 

“其实我也挺想尝尝仰望星空的。”

 

 

恋人总是不按套路出牌怎么办?

 

 

不过他去了荷叶包饭就想起了那一天。被雨打湿了的季节,飘飞的落叶像蝴蝶落入了雨的帷幕里。四周云雾缥缈,天光暗淡。黄昏之时,郊外的风带着凉意,山间的阴影越来越浓,融入大地。秋蝉微弱的残声,林间叶片的作响。雨打湿了他们的衣服,弄湿了他们的头发,他们踢着新鲜的蔬菜,抱着刚从泥土中带出来的花,感觉狼狈却因对方的存在觉得有趣。

 

 

那有那天晚上的荷叶包饭,带着荷叶的清甜,米饭的香浓,满足了味蕾,充实了夜晚。

 

 

更重要的是,那天有着最重要的事发生。

 

 

叶修双手往后面的大理石台面撑着,将目光落回了正专心致志和面粉的脸。

 

 

“要不要再出走一趟?”





tbc.




==============================================

以下资料源于百度百科


绣球花

球花,又名木绣球、八仙花、紫阳花、绣球荚蒾、粉团花。属虎耳草科八仙花属,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叶对生,卵形至卵状椭圆形,被有星状毛。夏季开花,花于枝顶集成聚伞花序,边缘具白色中性花。花初开带绿色,后转为白色,具清香。因其形态象绣球,故名。原产于我国华中和西南。性喜阴湿,怕旱又怕涝。绣球花是一种常见的庭院花卉,其伞形花序如雪球累累,簇拥在椭圆形的绿叶中,煞是好看。

夏季至秋季开放的花。绣球花的同类植物。日本各地的风景名胜景点都有。




仰望星空

英国的黑暗料理,长这样·······




我想起了一个表情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评论(3)
热度(45)
©孤芒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