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出没用户。
感谢遇见你。

可以叫我:无落。

头像是好方(晨昏线/又双叒叕)太太的!

2015的八月到2018的八月,我已经爱周叶三年啦(小学生表白♥)

【周叶】不如你

甜品师周 x 花店店主叶


改了名字。

小小添了几句话。

小小声地说其实我是为了改一下每段空行数目才改的。

顺便想添一些原本想加却没有加上的图片介绍!!!



注意:【这篇短篇与他们的职业关系不大,但会略略涉及,这章没有体现】

【私设大如山,这两个职业被我所构建的与现实的差异很大,身边没有人从事过,家里人倒是有开过点心店的,但是那是我没出生时的事情了,并没有什么用。所以说,我的想象成分很大。想要解释的欢迎来评论】

【其实只是在满足我自己的私心了,一直想写这样的故事,只是无从下手。有些无力啊。】

【很喜欢七里香这首歌】





00

 

窗外的麻雀 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说这一句 很有夏天的感觉

 

手中的铅笔 在纸上来来回回

 

我用几行字形容 你是我的谁

 

 

 

01

 

  在记忆里,那个夏天只剩下的只有雨水、花朵、甜食,还有他。

 

 

 

02

 

  “今天周泽楷怎么没来?”陈果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过了一会儿就听见高跟鞋蹬在木板上的声音,一个身影出现在楼梯那头。她手里拿着一个喷壶,刚刚下来的时候她顺手将楼梯沿着的植物喷了点水,绿油油的一片格外赏心悦目。

 

  她问话的对象口里叼着一根棒棒糖,手里摆弄着一盆娇艳的玫瑰花。他似乎是含糊着回答了她一句话,可是含着棒棒糖发出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叶修剪掉了玫瑰的一些叶,将它搬回了木架上,左右看了看,觉得满意后才转过头。拿掉口里的糖对陈果说:“呦,老板娘。是不是因为他帅才那么上心啊。”

 

  即使知道这个人的嘴欠,陈果还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但看在他把自己的玫瑰养的那么好的份上还是没有回呛他。

 

  “我就随口问问嘛。也对,谁像你那么闲!”陈果走向了叶修,眼光落在了他身边的玫瑰上。原先死气沉沉的玫瑰花,这下竟不是病怏怏的,鲜红的色彩充满了活力。虽然说是没有回呛,但那语气简直是像个老妈子说着别人家的孩子。

 

  “是啊,闲得我都把你的玫瑰养好了。感谢我吧。”

 

 

  啧,你看那人,又开始放垃圾话了。

 

 

 

  不过也确实,这盆别人送来的玫瑰花自己是喜欢得很,但是却怎么也养不好。不懂花但又爱花,最后只好整盆花搬到了叶修的花店。没想到那家伙看到这盆花的第一眼却是说:

 

  “这花跟你有仇吧?”

 

  讲真,如果不是手中抱着这一大盆玫瑰,她拿不准自己是否会立刻气到爆炸直接将手里的东西扔出去。都与他成为房东租客关系一年多了,自然是了解他的一些为人。但是很多时候,她还是会对叶修容易拉仇恨的能力表示无语至极。

 

  与他相熟已久的好友都表示:别气着,这种程度只能算是一般的了。

 

 

  ——所以说,为什么周泽楷会喜欢他?

 

 

  “玫瑰不是难养的。一会儿我搬回你那去。我整理了一些资料,你照做就好了。”

 

  叶修从门口的那张小木桌上放着的书本中抽出一张纸递给了陈果。

 

  她接过来,看到第一眼看到就是密密麻麻的一片。上面一条条认真地列举了玫瑰的家庭养法以及为何造成玫瑰“生病”的原因。字迹有些潦草,从排版方面看还是可以称得上好看。

 

  最后一句话写在小角落里,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是找不到——【PS:如果养不好,再找我】

 

 

  大概,像夏日一样炽烈得刺眼的人,本质里面还是那样不烫手的温柔。

 

 

 

03

 

  很多人知道在这条街上最末端的那家花店,有个好听的名字——【之秋】。听说原本是应该叫【知秋】的,但现在的这个名字听起来也不赖。

 

  可是这家花店却又不是像普普通通的花店一样,反而更像是一个人的居住所。只是少了应有的家具设备。

 

  

之秋看起来不大,分两层。两层的连接处是位于房子正中央的楼梯。沿着撑起来的柱子,阶梯打着圈儿上去,俗称“旋转楼梯”。第二层整层都是玻璃花房,钢筋为架,玻璃为面。除了地板,五面都是透明的玻璃。

 

  作为花店,自然是少不了花草树木。适合室内生长的置于一层,像是铁线蕨、绿萝、吊兰这些常见的。喜光植物就放在第二层,就像小苍兰、紫罗兰、康乃馨之类的。就连楼梯靠外一边的每一阶都嵌着一样的盆栽,种着喜阴的某种藓类。之秋里的植被看起来不多,但是种类丰富,许多在普通花店没有的花在之秋都能找到。

 

  之秋的装修比较简单,白漆墙大理石地板,白色铁艺木制花架,悬挂着的迷你花坊晴天娃娃,橱窗玻璃上贴着的小贴纸,陶瓷制品布艺制品随意摆放着,有一个大大的柜子上面放着各种工具。

 

  门口外靠右设置了两张白色铁椅,一张玻璃面的桌子。不管你是谁,落魄的上班族、失恋的女学生、乐观的流浪者……都可以坐在那里休息半刻。如果你想和那位年轻的店长聊天,他也不介意去做以为倾听者。有时候他兴许会送你一小盆四叶草。

 

 

  平时来店里的人还算多,出手买植物的人倒是不多,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被之秋的外观所吸引,都只是略带好奇地进来逛逛,然后惊叹一下装修之美植物生机勃发罢了。节假日的时候还好,年轻人是主要常客的。当然,最好不要和那位店长砍价,砍不来的。也只有常逛集市市场大妈大爷那种久经小贩圈的风范才能将他一军。

 

 

  久而久之,许多人都知道了一个称得上有趣的店主,据说还有点小帅?也有人惊叹于他对这家花店倾注的心血之多。光看那装修就别出裁,恩……简单来说就是人民币燃烧而成的。

 

  大概也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位叫做“叶修”的店主有个双胞胎兄弟,叫“叶秋”,叶氏集团总裁的“叶”,叶氏集团总裁的“秋”。他还有一个像亲人一样的妹妹,也就是常来之秋的那位大美女。作为设计师,装修的很多意见都是他的提议。所以叶修只是租选了一个地方,其他的东西统统由叶秋包办,也乐得轻松。

 

  如果是叶修来决定这些,那就不要有什么梦幻的想法了。毕竟对于他来说,这些明面上的东西没有什么用。

 

 

  经营者之秋,还算好的业绩。淡淡的,充满咸甜的生活。

 

  买幼苗,买种子回来种。种得好、养得好,这是他的本事。

 

 

  花店开不开门,看他的心情。开门指的是做生意,看心情指的是对人对物。但是叶修每天都一定会准时来到店里照顾那些“心肝”。他还给某一些植物取名字。同理,叫啥,看心情,随意就好。

 

  近门的那棵文竹,叫“无敌最俊朗”,那盆昙花叫“神说要有光”。还有那盆小小的紫红色雏菊叫“沐雨橙风”,是苏沐橙的。

 

  这种有点小奇怪但是又特别有趣的名字,被那位店长认认真真地写在了每一盆植被的标签名字下。

 

  好像在告诉来这里的人,他有多么珍视这些。

 

 

 

04

 

  叶修将玫瑰花抱回陈果家里后回到之秋,已经快要接近六点了,但是夏天的白天比黑夜要长,天空还一直是明亮的一片。

 

  收拾了一下花店,又照看了一下心爱的花草,确认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叶修才拉下里面的闸门,锁上,再关上外面的玻璃门。

 

向街头那边走去。

 

 

  火烧云的颜色是温暖的,几只麻雀立在电线上在天空的幕布下成为了那逆光的剪影。他听见转角那间手机店外放的音乐,竟不是平日那传响大街小巷的流行曲,没有听过的民谣,安静平和的旋律似乎给每个急躁的人给与了短暂的舒适。

 

  他看见了平日里总是时不时吵吵架的两口子都在他们家的铺子里,女人正在指导着孩子做作业,男人正在一旁修着一部电风扇,时不时偏过头看看两人,然后笑笑,又继续着自己要做的事情;白瓦下的老人带着一副老花眼镜,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抚摸着一边的田园犬,小狗也是安静地伏在地上,眨巴着眼睛,黑色眼瞳向葡萄一样;突然有一辆自行车驶过,那个穿着高中生制服的男生转过头朝他大喊了一声:“叶哥!”然后又快速把头扭回去,几下就踩着自行车离开了他的视线。认识他的人也纷纷向他打招呼。

 

  叶修一一回应,走到了一个转角。那一面墙贴着几张宣传海报,被熊孩子在不高的地方画上了涂鸦,黄花红房小矮人。但这里就是他与他相遇的地方。

 

 

  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这样的初遇,就像一向会想会说的叶修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描述周泽楷这个人一样。

 

 

 

05

 

秋刀鱼的滋味 猫跟你都想了解

 

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

 

那温暖的阳光 像刚摘的鲜艳草莓

 

你说你舍不得吃掉这一种感觉

 

 

 

 

 

06

 

  那只是个寻常的日子。上一年的夏天,依旧和今年一样,朝阳似火。充满了焦躁、忙碌。

 

  叶修住在上林苑,像往常一样,他准时回家。

 

  一切都是正常的,天气正好。他抱着两个巴掌那么大的盆栽,是薄荷,圆形状的叶片细长,一端尖尖的,可以看见上面细小的绒毛。一阵凉风吹过来,薄荷叶的香味怡人清爽,让忙活了一天的叶修的精神好了不少。

 

 

 

  他走得很慢,他并不赶时间,慢腾腾地朝着与之秋对着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可是,他走得慢,并不代表别人也走得很慢。于是乎,在一个路口的转角处 ,他与人撞上了,更加准确来讲,是他被别人撞上了。

 

  只是一秒钟的事情,叶修只记得眼前是一张突然放大的脸,然后连对方外貌都没有看清就撞上了对方的下巴——哐当的两声,叶修在往后坐下的时候听见清脆的声响。

 

  重重地一摔说是不疼那是不可能的。叶修被那么一撞首先是有那么几秒的恍惚,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自己手中的薄荷早已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泥土洒了一地,盆子碎成了花。

 

 

——还好,回去换个盆子就好。

 

 

  叶修这才想起了撞到自己的人,将目光转回,正好一抬眼就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在自己前方,曲腿着的“肇事者”。他的手伸到了叶修面前,脸上是明显的呆滞和懊恼。

 

 

——有点帅。

 

 

  这是叶修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如果能让一个男人觉得另一个男人帅,那么,若果不是那个男人太过自卑,眼光放得低或者审美有问题,那么另一个男人就一定是真的帅破了天际。

 

 

  显然,他是属于后者。

 

 

  叶修把手递给了他,借着力站了起来。面对面地站着,叶修这才发现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轻的人还要比自己高上那么几分。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叶修刚想摆出一种“大人范”来教育教育这个横冲直撞的青年,却听见脸憋得有点红的他开口说道:

 

 

 

“对不起,我……刚才没有注意到。”

 

 

  语气诚恳,虽然讲话有停顿。但叶修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那些与这里不一样的东西——

 

 

  他的眼睛里,藏着光。

 

  让他想起了夜皇后(1),那在夜中闪烁着的异彩,黑眸如那紫中带红的花瓣,沉默而又张扬。

 

星星点点,神秘而又高雅。

 

 

 

08

 

  不知道为什么,是即将要落山的太阳在青年的背后太过刺眼而暖和,还是青年的原因,叶修完全生不起气来,更加不能说出什么类似责怪的话。但叶修还是指着地上的“尸体”,笑着说道 :

 

“我可很为难呢,你看……该不该有点表示呢?”

 

  一听就可以听出来的玩笑话,青年却是真的好像是在想怎么补偿似的皱起了眉头,半晌没有说话,然后才带着一些询问的意味说道:“你决定?”

 

 

  这下本来想逗逗这个人的叶修倒是不好意思了。虽然事情错不在他,但好像这样去跟一个陌生人讲话也不那么好,如果以后再见面怎么办?叶修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想的已经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才第一次见面就想到了之后的事情了。

 

  到最后叶修还是打着哈哈缓解了尴尬,青年的眉头舒展开来,但是好像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急冲冲地跑去最近的一间店铺,买来一个小杯子,小心翼翼地将薄荷带着土装进去。

 

 

 

09

 

 “你的名字?”

 

“我叫叶修,在街尾有间花店。”

 

“我叫周泽楷。”

 

 于是乎,叶修就又自来熟地叫对方“小周”了。

 

  而周泽楷还是真的应叶修说的话,给了他一些小表示。

 

 

  叶修第一次来到了周泽楷的家,见到了他小庭院里在桂花树下缠绕着的墨绿色藤蔓,还未熟透的草莓娇嫩可爱,即使是在漆黑的夜晚,一个又一个的青翠透亮。在微风轻轻地吹拂中,可以闻到那股清香,有着泥土的湿润有着早晨的欣喜,有着月光的清冷……那是夏天的味道。

 

  叶修看着那个修长的身影在厨房忙碌,他坐在布艺沙发上,雪白色的布偶猫乖乖地伏在他的腿上,任由他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头,餍足地眯上了眼。

 

  周泽楷做的秋刀鱼闻起来特别香,浇上了新鲜的柠檬汁就更加诱人,配着的米饭香味,唔,还有紫菜汤的味道?

 

  叶修懒洋洋地抱着猫躺在沙发上,周泽楷一回头看见的就是一人一猫的表情“(´▽`)”样。

 

 

——突然不忍心打扰。

 

 

  爱猫好客的周泽楷默默地将视线移了回来。殊不知将来这个人也是他生活重要组成部分。

 

 

  见到周泽楷在厨房忙来忙去的,叶修觉得不大好意思,便把猫放在沙发上,走过去帮周泽楷将碗碟摆开。不管是印着天蓝色边的碗碟,棕黄色的桌子,还是那简单的布艺沙发,柔色毛毯,都一一透露着这个主人是热爱生活的。

 

 

  叶修突然对这位未熟悉的陌生人有些兴趣。对方却突然开口说道:“你的身上有味道,它喜欢的味道。”

 

 

——味道?

 

 

  当叶修正在纳闷那个他/她/它指的是谁,就感觉腿边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就看见雪白色的一小团子。那小东西一下又一下跃起,粉嫩的肉爪子扒在他的裤腿上。

 

 

  周泽楷笑了笑,说:“很喜欢你呢。”

 

 

 

10

 

  这个青年不爱说话,这是叶修渐渐发现的。

 

——但菜煮的真不错。

 

  “小周,你是不是学过做菜?”

 

  周泽楷点了点头,补充说道:“现在做甜品。”

 

 “哈,这年头会做饭的男人不多了,你还会做甜品呢。”

 

  周泽楷不置可否,只是又腼腆地笑笑。快要吃完晚饭时又走进厨房端出一碟精致的蛋糕。

 

  叶修小口地吃着,只觉得有些甜。

 

 

 

11

 

  就是这样平淡的晚上,两人一猫的餐桌。

 

 

  叶修遇见过许多的陌生人,他们的初遇或许狼狈或许平凡,但是这是他第一次与一位陌生人见面就上人家的家门吃饭。

 

  周泽楷也遇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他带过许多人回来尝试甜品 但是这也是他第一次请一个陌生人回来吃饭。

 

  这样的意外发生是源于偶然,第一次见面搞得有些狼狈。但是之后的发展,却是和平常的不大一样。也许是互相兴趣而生,也许是两人的相性不相性,让一个常驻街头和一个常驻街尾的两人在路口的转角处有了第一次的交集。

 

 

  不过,那一定是夏日最美好的意外。

 

 

  很巧在这一天,他们有了交集。

 

 

  以至于后来,他们才能够相爱。





tbc.




==============================================


以下资料源于百度百科。

(1)夜皇后

郁金香被爱称为"迷人的酒杯",其亮丽鲜艳的色彩计人眩目。开黑色花的郁金香被人们认为是稀世奇珍,来之不易。

在法国大作家大仲马的《黑郁金香》中,曾这样描述"艳丽得让人睁不开眼, 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多年来,经过人工培育出来的美妙无比的郁金香黑色品种,有"绝代佳人"、"黑皇后"、"夜皇后"、"黑金子"等。

古巴有一种被称为"夜皇后"的花,紫中透红的花瓣楚楚动人,显得格外典雅高贵。 它的花蕊里含有丰富的磷质,夜色来临,它便闪闪发光,宛如无数的萤火虫。夜皇后拥有紫色而略带幽暗黑色,却张扬着血的艳红的奇异花瓣;青翠欲滴,纤细修长的花茎;优雅绝美,总是傲然挺立的姿态。夜皇后是一种很名贵的花朵。

2005年2月初新加坡理工学院的3名学生自行培育出了'黑色郁金香'品种,俗称'夜皇后'。现在此品种在市场上还比较少见,属于稀有郁金香品种之一,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




==============================================

我以后一定要养成整理文章段落的好习惯!!!




评论(5)
热度(85)
©孤芒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