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出没用户。
感谢遇见你。

可以叫我:无落。

头像是好方(晨昏线/又双叒叕)太太的!

2015的八月到2018的八月,我已经爱周叶三年啦(小学生表白♥)

【周叶小小日常】Dote on

好高兴,我更了!

OOC是我的。

放一下已经有的短篇!

猜猜明天我会更吗?【大概不会。

感谢看我文的你们,谢谢。你们的喜欢是我写下去的动力!写的不好请指出!【十分感谢

也可以提一些梗给我写www【评论就好





Gentle  http://thetimegoesby.lofter.com/post/1d33c01b_baa5276

Tender feeling  http://thetimegoesby.lofter.com/post/1d33c01b_baddad5

Summer  http://thetimegoesby.lofter.com/post/1d33c01b_bbe80db

Change  http://thetimegoesby.lofter.com/post/1d33c01b_bcbb3d2

Miss  http://thetimegoesby.lofter.com/post/1d33c01b_bda3b9f





「恋爱就像一场慢性毒杀,明明早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却甘愿沉溺其中。」


  「更何况,与你相爱,本就是一个互相纵容的过程,怎么宠爱,也不嫌多。」




天似乎已经亮起来很久了,周泽楷努力想要坐起来,却觉得浑身乏力,怎样也使不上劲。眼皮沉重着,脑神经一下一下抽拉着疼。他翻了个身,像往常一样一只手往身边摸了摸,没有人。周泽楷无暇去想枕边人去哪里了,就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好多了。额头凉凉的,温温的,有点舒服。过了好一会儿意识才渐渐清晰起来。这时他才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叶修正坐在床沿。伸出手摸了摸周泽楷的额头,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好点了吗?好像没有那么烫了。”接着又起身,听见“哒哒”的拖鞋声,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杯温水,依稀可以看见上面冒着的热气。

 

 周泽楷坐了起来,接过了叶修递来的水喝了一口,看了看床头柜旁的闹钟才知道已经是十一点了。叶修再一次出去,厨房里传来杯碟清脆的碰撞声,不知道他在鼓捣什么。过了一会儿,叶修端着一碗粥进来,看着周泽楷疑惑看着自己的表情,轻笑道:“怎么?不知道我会做饭。”周泽楷的鼻子塞塞的,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却因为重感冒而闻不到任何味道,略带遗憾地就着叶修递过来的勺子小口小口地喝着米粥。不凉不热,刚刚好——家的味道。纵使根本食不知味,但是周泽楷却无比满足地给叶修所煲的粥给了五星级的好评。

 

看着叶修眼底下的青黑,不由得的将心疼流露出来。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自己造成的。

 

“好了,看你以后还敢淋雨不换衣服。”叶修自然地将话题的延伸方向拐了一个弯,放下勺子掐了掐周泽楷的脸蛋,又用手背贴着他的额头感受温度。

 

 昨天下午下大雨,步行去往轮回的周泽楷免不了淋雨,湿了一大半却没有衣服换,任由风干,导致回到家的时候就有点不舒服,深夜的时候更是发烧。叶修第一时间起来,大半个晚上都没有怎么睡,都顾着周泽楷了。

 

  没有告诉他自己所做的多少,例行地唠叨几句,本来还想好好说一下他的,但看着那张脸浮上的悔意还是没脾气。周泽楷头发没有梳好,蓬蓬的,看起来每一根发丝都是软软的,睁着的眼睛似乎还带着几分迷糊,却依旧的充满平时的锐气。无论是不是在生病,联盟的第一脸还是依然的帅气啊!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说:“太犯规了啊,都忍不住亲你了。”

 

  听到这句话,周泽楷顿时回过神来,今天没有早安吻。然后用眼神表示:那为什么不亲过来?

 

“不要,你感冒。”叶修迅速回答。

 

  冷漠的表情对上对方炽热的眼光,强装出来的样子顿时破了功。

 

  “都生病了,还想那么多呐。”叶修戳了戳对方的脸,“下次再生病了就什么也不要想着做了啊。”装作前辈的样子教训着不听话的后辈,纯良的后辈却是抓住的明明嘲讽却又温柔得出奇的前辈话里的其他点。

 

  “嗯……什么也不行?”脸上全是不可以亲亲的难过。明明知道这个纯良的小周不过是披着羊皮的小狼崽,给他一点点机会就可以趁机把你吃掉。身为他的恋人,叶修深知其中道理,一直不承认但是也无比认同:自己被他吃的死死地。

 

  轻佻的勾起了他的下巴,轻笑着叹了口气,一手轻柔地撩起了他的刘海,一只脚跪在床上,附身过去,低下了头,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

 

  “我真是太纵容你了,小周。”

 

 

 

  当叶修想抽身起来时却被一只手将自己的头按在了周泽楷的肩膀处。

 

  他微微侧过头,湿润的嘴唇扫到了自己的耳垂,呼出的气息温热至极。他伸出手将他整个人禁锢在怀里,略带侵略性的动作让脸皮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的叶修心脏漏了一拍。

 

  他的力度却是轻柔的,口中说的话更是给之带来别样的甜蜜。

 

  他的声音沉沉的,带着浓浓的鼻音,尽管生着病说出来的情话却一直都那样好听:

 

  “给你纵容一辈子。”




  最后叶修走出卧室时,摸着自己热热的脸颊,没有注意到自己脸红成什么样。


  一定是病了!被小周传染了。


评论
热度(32)
©孤芒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