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出没用户。
感谢遇见你。

可以叫我:无落。

头像是好方(晨昏线/又双叒叕)太太的!

2015的八月到2018的八月,我已经爱周叶三年啦(小学生表白♥)

「周叶短篇」梦魇

三结局!

三结局!

三结局!

剧情很俗,因为我很俗。

一个很小的脑洞。

其实本来想上个星期就发的,可惜家里电脑出了问题。

时光与落叶那两篇我没有坑,但就想写短篇·····


还有2天。(比心




「如果,我们直到老去,直到死去,直到世界尽头,直到时光逝去,我还可以找到你,那么就让我不顾一切地奔向你,告诉你——」


 「我爱你。」




01

再见到他时,已经是六年之后了。

当周泽楷收到了来自苏沐橙的婚礼请柬是,他首先想到的不是那位举办婚礼的新娘,而是另一位——六年前赢得第十赛季冠军退役了,五年前带领国家队出征比赛的领队,之后又离开了的叶修。

他虽然心知不可能,但还是在第一时间看了看新娘旁边的名字,松了一口气:新郎不是他。

 

说来也好笑吧,自己喜欢一个人,却是连说都不敢说,就让他那么离开。

 

十五赛季的时候,周泽楷退役了。第五赛季出道,第十五赛季离开,十年里,一共所得四个冠军,分别是第八、第九、第十二、第十五赛季。继叶修之后的荣耀第一人,同样的四个冠军,同样的老将勇当,周泽楷成为了又一代的传奇神话。

 

不知道是十几赛季的时候,曾有记者问过他什么时候会退役,那时候轮回的战况不佳,连败几局。面对不怀好意地提问,他什么也没有想,只是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放弃。”心中想说的话语终究没有说出:他只不过想和他一样,站在同样的高度,享受同样的欣喜,感受他接受的那些罢了。

 

退役后的周泽楷没有选择留在战队帮忙,离开了自己所熟悉的一行,与同样退役了的方明华开了家公司,凭着不断的摸索以及不输于赛场上的头脑,公司由小办大,也渐渐是有模有样了。

 

第十赛季带第十五赛季,许多老将都陆陆续续退役。大家的QQ号都留在群上,选手群虽然已经不如以往热闹,但大家生活的消息,依旧能从小小的屏幕里互相知晓。但是,那个名为“君莫笑”的QQ号却再也没有亮起来过,只有他,大家了无音讯,仿佛他就那么人间蒸发,不知道去了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以至于科技的发达也找不到他。就连兴欣战队的人,也不大清楚,只有苏沐橙大概知道一点消息,说他出国了。无数次地拨打那个电话号码,无数次地想要去寻找他,无数次地点开有关他的消息,无数次地回忆起与他相处的时光。默默的感情尘封沉浮,终究成了周泽楷一个人的秘密。

 

煎熬、挣扎、后悔。

他喜欢叶修的这件事,除了自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02

婚礼很热闹,新郎是莫凡,是苏沐橙在兴欣里的队友。两人也算是日久生情的那种,水到渠成,一方告白一方接受。参加婚宴的人大多数都是职业选手,退役亦或还未退役的都在,许多老前辈也再此,一眼望去,几乎都是熟人。大家都穿的很正式,新娘苏沐橙一袭白纱及地,长长的头发披在肩头,一手挽着莫凡的手臂,笑得宛然。而一旁的莫凡似乎依然是以前的闷闷模样,但是也很有耐心地招待着每一个进场的人,眼里可以看出幸福之意。

 

周泽楷是准时来到的,在人来人往的酒店里目光四处穿梭着。

 

这是他的机会,可以让自己说出那句话。即使失败了,再也做不了朋友了,再也不见了也行。至少,不要再又度过煎熬的六年。

 

然而,叶修是踩着点到的。那时候,主婚人正要说道让新娘的亲人将新娘交到新郎的手中,谁知过了许久,门口处依然无人影。尴尬至极之际,反倒是莫凡最为镇静,主持人打着哈哈继续扯着话,只见外面渐渐冒出两个人影,由远及近。

大概是赶得有点急,他看见渐渐向里面走近的他身上冒出的热汗,有褶皱的衬衣以及明显没有戴好的领带。而他似乎是收了脸色在头顶的水晶灯照耀下显得更为苍白。周泽楷心里猛然一紧,然则他坐下的地方有点远,只能看着他从自己的正前方走过,只留下一个侧影。

 

周泽楷突然好想什么也不顾,冲上去问一问:你去哪里了?为什么那么就都不回来?而这个念头只是转瞬即逝,就被心里的另一面狠狠地嘲笑了一番:你是他的谁啊?

 

心中五味杂陈,眼神一直盯着那个人,怎么也离不开视线主婚人简单地讲话结束仪式,宣誓之后的新人交换了戒指交换了一个吻,红酒在酒杯中的来回晃荡声,来宾们的起哄祝贺声,被子叉碟的碰撞声,心跳声“咚咚”地,一声一声,由内往外出,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内心在打鼓,那飞快跳动的心脏,那沉重响亮的声音几乎要传到视线的另一边。

 

心中那个朝思暮想之人,挂念了六年之人,喜欢了十几年的人,爱上了的十年之人,就在不远处,依旧是熟悉的模样。周泽楷抬起一只脚,正准备鼓起勇气往前走去,就见有一大群人突然涌向了叶修身旁的新婚之人,待到他挤进人堆,又被挤出来之后,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了。

 

四处灯火通明,天花板中央的一颗颗水晶簇拥成一簇簇一串串,装饰着空旷的大厅,因光源折射出大片大片的光,令人感觉眼花缭乱。很漂亮,很亮很亮。

 

在一片光亮里,他找不到叶修。

 

 

03

婚礼直到结束之后,苏沐橙在酒店门口同莫凡一起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人。周泽楷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走上前怀着最后一点小期待般地询问,最后只收获了这样的一个回答——

 

“他应该又偷偷跑了吧。毕竟他一声不吭地消失了好几年,不被人逮住问问才不对呢。”

 

“那他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他没有跟我说,但是那几年他时不时就给我报个平安。”这句话苏沐橙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她低着头,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若是他不想被人抓到的话,一定会早早地就把人给甩开的吧。”

 

苏沐橙露出了微笑,淡淡的妆容精致无比,可周泽楷分明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什么。

 

他意识到,自己的那份爱恋也许真的要藏匿一辈子了。

 

 

04

婚礼结束过了半年,周泽楷到了Y国的一个小镇旅游。

 

婚礼结束后,他的状态明显的不正常。心细的方明华便让周泽楷好好的休息几天,还推荐了几个地方让他去度假。

 

于是,他选择了去Y国,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想单纯地去放松一下,结束一段单恋罢了。即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叶修曾说过哪天想去Y国走走的话。

 

所以,他在那里遇见叶修,是一个巧合的不能算是巧合的意外。

 

刚到那里的时候,天空是晴朗的,刚刚入冬,天气偏冷,独自一人的旅行于此时感受的是两人份的寂寞。小镇很美,天空是如海水一般的围栏,没有杂质如丝,宛如水,在眼眸之处静静划过。光秃秃的树枝长长的延伸至天际,一朵朵浮云如叶,两者仿佛与天空融为一体,沉静着,安宁着。

 

先将行李房回酒店,随身带了些重要物品,在热闹的街道里闲逛。

 

对于周泽楷来说语言问题已经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这几年来因为工作原因,他陆续地学习了一些英语。问了问当地的居民,终于找到了这个小镇较为有特色的地方。

 

他所在的这个小公园里,对面平静的湖面闪着粼粼波光,湖边的草儿已是枯黄色,衬着满地的落叶,尽显萧然,却是一种空灵孤寂的美。他绕着湖散步,感受着凉风迎面而来,入耳的是自然的乐曲,入眼的是世界——他停了下来,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的背影,像极了他。

 

前面的你那个人突然转过头来,微微愣神了好一会儿,才笑了笑说道:“好巧,好久不见。”

 

 

05

周泽楷的思维还没有混乱,他清楚地听到了他的话,内心却是平静中的不平静。他点点头,叫了一声前辈。

 

两人并肩而坐在湖畔边的长椅上。叶修没有开口,周泽楷也没有开口。六年的未曾联系不知是不是给两人之间驻了一张无形的网,以至于所有的语言都在此那样无力也无意义。

 

“小周,你是来这里旅游的吧?”最后如同从前,叶修先开口打破沉默。

 

周泽楷点点头,转过头直视叶修:“你呢?”

 

“一样。”叶修的目光一直放前,没有转过投来,周泽楷看不全他的表情。他的脖子上围着一条长长的米白色围巾,穿得似乎有点多,但却是不显臃肿。

 

真的是瘦了。

 

脸颊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点冰凉,之间一望空旷的天宇渐渐出现了一点有一点白,由小变大,落在地上,落入湖上,落入树梢,白色的小精灵肆意地游荡于世界,小小的,冰冰的。

 

“小周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前几年这里都没下雪,没想到今年竟然下雪了。”

 

叶修的目光顺着飘扬的雪花,似乎毫无定处,他转头望向周泽楷,却在他的瞳孔中看见了自己。

 

周泽楷微微张开口,看着对方瞳孔中模模糊糊的一点,心莫名地颤了颤。这个开始下雪的城市,这个开始变凉的世界,叶修立于世界的中心,仿佛就要随着消逝的雪,一点一点消失。

 

他轻轻地将手覆在了叶修的手上,他说道:

 

“我喜欢你。”

 

 

06

出乎意料的告白,世界仿佛冻结。说了出口的话语,让周泽楷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来。心里一直压着的那块巨石,猛然落地。

 

而他却抽出了手,快步地往前走去。

 

一声声脚步声传来,不知道有没有覆盖住了这轻柔无比的声音。

 

他没有听见。

 

连他拂过指尖的衣角也抓不住。

 

 

07

叶修的不远处站着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安安静静着,欲向前又不大敢向前的样子。

 

叶修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的小男孩抱了起来,然后转过头来将目光移向周泽楷:“小周你刚才说什么了?”

 

周泽楷语塞。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那句话也许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叶修的拒绝是周泽楷内心曾想过无数次地话语,而另一种亦是如此。只是此刻,他的告白还没有被对方知晓,周泽楷就知道这份感情是不可能的了。

 

周泽楷摇摇头,尽量没有让自己的表情变得那么的异常。

 

小孩子瞪着那双大大的眼睛,鼻子是高挺的,嘴巴是翘翘的,嘟着嘴,粉嫩的脸颊仿佛可以掐出水来。他伏在叶修的耳边嘟囔着不知说了什么,然后叶修也小声地回答了几句,就见他乖乖地点点头,由叶修将他放下,只牵着他软软的小手。

 

“他是你的儿子?”

 

直到过了许久你,周泽楷才听到随风传来的一声轻微回答——“恩”。

 

雪在上空飘扬,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雪。他们的肩头也落了一些,沾湿了衣角与肩头,残留在发间。

 

周泽楷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叶修面前,伸出双手缓缓地轻轻地抱住了眼前之人,没有过多的停留,没有过多的肌肤相接,一秒之间就又轻轻地撤了回来。一个不能说算是拥抱的拥抱。

 

风刮了过来,将叶修的刘海吹向一边,他看不清叶修低着头的眉眼神情。

 

周泽楷退后了几步,再次与叶修对上视线,努力地想摆出一个微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能装作一切都是久别重逢的欣悦,以及又要离开的不舍。

 

“你要在这里待几天?”

 

“明天就走了。”其实周泽楷还是要待上两三天时间的,不知道为何,选择了说谎。说罢,挥了挥手,当做告别。

 

 

09

“你,还有什么要说吗?”

 

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温润的声音带上了冬的寂静,冷了几分,飘荡了好久好久。

 

他转过头,最终还是扯出了一个微笑,如镜头前一样礼貌,而又陌生。

 

“叶修,你们要幸福。”

 

 

10

你对所有人不告而别没关系;你退役了这些年没有与我联系没关系;你没有邀请我来参加你的婚礼没关系。还好我对你不是那么的重要,这样我就可以不那么在意;还好那句话没有让你听见,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了你;还好我来这里遇见了你,这样我就可以放下了……还好还好,让我可以对自己说: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

 

不管是真心还是谎言,不管是为说服我自己还是真正的放下来,都无所谓了。

 

 

11

回国了之后,周泽楷没有与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在离开Y过之前,他又去了那个公园一趟,而叶修也是意料之中的不在。

 

那天问路的时候,有个特别好说话的卖一些收藏品的外国老奶奶告诉他这个公园的而一个美丽的故事——关于那个湖。

 

湖的湖水是来自若干恋人的悲泪、苦情汇集于此的,震撼了大地,崩坍成坑,震撼了天空,雨水而降。那些错过了爱错了的恋人并没有心积怨念,爱情本是美好的,不过只是变了质,而它的源头却是纯真美好。卑微真挚而又撼人的力量惊动了上帝,上帝问他们:你们希望得到什么?他们说只希望不再有人受情之苦。善良的人呐,上帝自然是怜悯于他们——于是便有了这个湖:若是有什么渴求着的,亦或是什么想要忘却的,来到这里,心怀真情,便可实现。

 

“但这个故事是很久很久之前,我听到的一个故事,年轻人大概都会觉得很不现实对吧?但不管真假,这个故事终归是很美的对吧?嘿,小伙子,我问你,你觉得如何诠释悲这个词呢?”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周泽楷想了好一会儿,才在脑子里组织好了语言,嘴巴打着结般将中文转化成英语告诉老奶奶听。

 

这位外国老人应该是没有宗教信仰的,听到后来周泽楷说这句话是来自佛说也没有反感露出一点反感,因为她听到后反而眼睛一亮,赞叹般说这句话说的真不错,还请周泽楷将这句话写下来。然后拿出一块木牌,询问可不可以让自己将上面的字体刻下去。周泽楷没有拒绝,点点头。

 

那个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不知道,但当他第二次来到那个湖边时,还是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

 

将这些年的爱藏于心中吧。

 

 

12

第七年,已经过了半年,周泽楷致力于工作上,公司也越做越大,逐渐向国外发展。

 

第八年,他已经33岁了,家里人已经开始为阿德婚姻大事着急了。他却总是摇摇头,说缘分这样东西不能急。

 

第九年,他已经渐渐地忘记了叶修,只不过还不知道心中是否还有着那么些爱恋。受不住家里的压力,他还是去相了几次亲,只是结果依然没有对上眼。

 

第十年,突然一夜于梦中醒来,梦中遇见了那个人最初的模样。人生第一次初见的情形再一次上演:在出场口,他吸着烟,手中的香烟袅袅,却又能闻见那人身上清爽的沐浴露的味道。看见了自己的到来,眯了眯眼,说道:“周泽楷?打得不错。”

 

南柯一梦,梦醒时分,终于发觉已经是过了好久。他意识到——也许,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将他忘却。

 

第十一年,他向家里人出柜了。没有说出对象的名字,也没有做任何解释。他讲出来只是不愿意让父母为自己干着急,以至于在未来更加失望。他的性格与从前一样,认定的就认定了,属于自己的就留住,不属于自己的就撒手。只有叶修这个人,从之前,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走近过,却也一直都在——在心里。

 

第十二年,他寻找了很多歌地方,问遍了许多人,仍然是打听不到有关于他的消息,与叶修最亲的苏沐橙与莫凡搬去了国外住了,失去了与她的联系。而在每一个生活的细节里,总能想起他,每一个夜里,黄粱一梦后,又是一个白天,又是回忆的365天。

 

第十三年……

 

他站在他的坟墓前,没有任何心情,却突然泪如雨下。沉寂了多年,隐藏了多年,等待了多年的感情终于倾泻出来,来的汹涌澎湃,就要将他疲惫的身躯给击垮。他已经去世六年了,没有让其他人知道。直到周泽楷一次在商业活动上碰见了叶秋,在询问下才知道的事实,不然,可能除了叶家人和苏沐橙,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他的渴望,他的无望,他的愿望,从二十五岁那年到三十八岁的今天,终于终于,连同卑微的爱恋一同覆灭了。因为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如他一样了。

 

 

13

阳光暖和着,白云悠闲着,时光流逝着,容颜苍老着。

 

周泽楷走进一间花店里,买了一束花。花店的老板一边帮他把花抱起来,一边和他搭着话。无奈,眼前的老人看起来话不多,一直都只是笑着,偶尔应几句,说下去也只是自讨无趣。便收了声微笑着送他走出门口。

 

抱着花行走着,年经的问题仿佛没有在他的身上体现。但是在外貌上,时光已经在他乌黑的头发上洒下了白沫,碎月已经在他俊朗的脸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如树枝般交错的痕迹。

 

今天,是他70岁的生日,而自己也已经66了。

 

周泽楷在一个路口处转身走进一家蛋糕店,提出一个小小的蛋糕盒。接收到店员关怀的目光,也只是笑笑,笑笑时光过得太快,让自己也变成了一位老人。

 

“给老奶奶过生日吗?大爷需要我帮你送回去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一手提着蛋糕盒,一手抱着花,朝着墓园走去。

 

 

14

去到的时候,他看见有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那里,同样的手捧鲜花。

 

周泽楷不知道他是谁,轻轻地走过去,小心着不愿踩到从一边生出来的藤蔓。将花靠着墓碑放下,蛋糕盒打开放在旁边,油腻腻的奶油味还散发着天天的香味。

 

那位男子看到突然来到的老人微微有些惊讶,问道:“您是叶修叔叔的朋友吗?我们是不是见过?”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摇头,说没见过。

 

男子似乎是有些遗憾。接着说:“我看你挺像我之前见过的一个人,我也似乎在叔叔房间的照片里见过你。”

 

“你……他与你,什么关系?”周泽楷听见自己的声音颤了颤。、

 

那位男子将目光移向了墓碑,轻声说道:“我是他的养子,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

 

“我是三岁多的时候遇见他的。哦,忘了说,我的名字叫叶思周。”

 

周泽楷的心似乎提了上去又掉了下来,接下来的话语,让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奔溃!

 

“其实我每年都来的,只是在他生日这天来是第一次。看您的样子,应该和叶修书叔很熟吧?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周泽楷?他是叔叔走之前,最后念叨的名字了。”

 

叶思周?最后的名字?

 

“叔叔的房间里,留了很多东西。我发现在他的枕头下藏着一块木牌子。上面刻着的字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能看见求不得,放不下这两个字了,还有一个名字——周泽楷。”

 

 

15

木牌?求不得?爱别离?他也许曾走过那件小小的店铺吧?他那么聪明,一下子就看见了吧?也许在很久之前就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了吧?

 

周泽楷可以想象,叶修是怎样走进那间店铺,怎样发现那位老奶奶挂在一边的非卖品的,是怎样说服老奶奶将这块木牌给他的,又是怎样又手指摩挲这上面的刻痕,怎样带回家里放在床边的……

 

可他只能想象罢了。毕竟他已经不在了。

 

 

16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也许,当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之时,就想好怎么应对未来了吧。

 

 

17

男子将视线转了回来,却看见已经过了花甲之年的老人眼中突然有些湿润,在一片暖阳之下,像个孩子泣不成声。

 

 





喜欢这个HE、BE不定的结局就到此为止吧!这是我一开始想写到的结尾,剧情很俗很俗很俗,然后无端端地又想到了什么,就有了下面的脑洞——

下面这个就是甜甜的HE啦!



















18

猛然睁开双眼,难以接受突然地光线而不由得再次闭上双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恢复了过来。坐了起来,看着米白色的墙,蓝色的渐变窗帘正好好地拉着,留下一条缝,阳光穿透,落下一条金色长条

 

已是白天,眼里却那一片湿润。心口依然一阵一阵刺啦的疼。

 

“哎?还早呢。”

  

惊愕地将还未完全清明的眼神移向另一边。

 

雪白的被子拱起来一部分,说话的那人缓缓地转过身来,睡意朦胧的双眼望着他,语气还带着一些笑意的不满。

 

“怎么了?”

 

见到周泽楷傻愣愣看着自己的样子,叶修感觉有点奇怪,便从被窝里爬起来,伸手想摸摸他的额头,看看有没有生病。没有发烫,轻轻掐了掐他的脸蛋,正想说些什么,接着就着这个姿势落入了周泽楷的怀里。

 

感觉抱着自己那人的身体在微微发颤,一抖一抖的让叶修心疼。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也伸出手来回抱了他,伏在他的耳边没有说话

 

“做了一个梦……”

 

周泽楷没有松手,说道。

 

梦中的那个世界,他们没有在一起,甚至还要天各一方。

 

感谢那个梦境,更让我知道我爱你有多深,也是如此的幸运,现实的我们并没有梦中的我们那么的悲惨。至少至少你还在我的身边,我还可以抱着你,以你恋人的身份。

 

“行了,别说了。”

 

大概也知道是因为做了噩梦的原因了。叶修微微坐开了一点,却又被周泽楷大力地拉了回去,便放弃了从他怀里脱身的想法,反正很舒服。这时候,就应该给他一个无声的拥抱。

 

等到周泽楷的心跳声渐渐平静,叶修才懒洋洋地从他的身上起来,用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周泽楷,指腹轻轻滑过他的眼角,接着主动地将双手环到了周泽楷的脖子上,将嘴唇贴上去。


19

“周泽楷?”

 

“恩?”

 

“我在。”

 

 




 

 额,看到了开头,就知道应该还有一个结局了吧——

慎入

慎入

慎入

黑暗系大概?(其实并不是我也写不下去)脑洞有点奇怪???

追备好就往下拉吧



















20

黑暗之中,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点燃着。

 

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室,看不清四面的墙壁,被黑暗所掩盖而去掉了棱角的物体,只能依稀伴着微弱的光线看见水泥的地板上凌乱地堆积了一些瓶瓶罐罐等杂物,诡异的哭声抽抽搭搭着,角落里不知道放着什么,发出卡茨卡茨的声音,是什么东西露出了森森白牙?又是什么声音越来越近?铁链撞到东西的声音尤其清晰,幽幽的暗蓝色火焰在墙壁上的架子上跳跃着。一阵很浓很浓的血腥味,腐肉味,不知是什么生物在地面飞快地掠过,发出刺耳的叫声。

 

这里没有窗户、没有门口、没有通光通风的地方。

 

阴暗潮湿恐怖。

 

有个人正悬浮在地面一尺左右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不致命,一刀一刀,一道一道,翻开的皮肉腥红,血液流了满地都是。沾满血的衣服一大片都是暗红色的斑驳,可见衣服上的血已经干了有一段时间了。一个半透明的蓝泽光罩笼住了他的全身,由光罩引出来的触稍连接在那人的皮肤上,最粗最大的一根接在他的脑袋,正是所有光罩部位最黑的部分。

 

他的隔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黑色长袍从头到尾将他遮的严严实实,只看见他苍白的脖颈与手指。纤细的手覆着宽大的袍子,手掌正打开着,上面正漂浮着一个水晶球模样的幻影——闪着画面:梦中苏醒后抱着另一个人。

 

黑袍人嗤笑着,自言自语道:“已经醒了一层呢。”

 

挲的一声,长着长长指甲的修长手指不费力地合并缩回,漂浮着的幻影一下子消失了。而蓝色的光罩正在闪着灰灰蓝色的光芒,暗得刺眼。

 

墙壁的幽火霎时间灭掉了,暗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黑袍人轻笑着,眼中却毫无笑意。扯下了宽大的帽子,暗红色的瞳孔正发着诡异的红光,在光罩与油灯的光照渲染下,一半的脸隐藏在黑暗里,另一半则呈现着幽兰的颜色,更显得他皮肤病态的苍白。

 

他转身提起油灯,一个魔法阵突然出现,红色的光从魔法阵喷射出来。终于有暖光照清了他的脸,那张脸,正是与幻影画面里,“叶修”的脸一致。




END



第三的结局还是脱不了俗吧,其实这又是我的一系列大坑的射影吧······不敢开,等落叶与时光那两篇完结了再说······


遥遥无期的开新坑嘤嘤嘤

评论
热度(34)
©孤芒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