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出没用户。
感谢遇见你。

可以叫我:无落。

头像是好方(晨昏线/又双叒叕)太太的!

2015的八月到2018的八月,我已经爱周叶三年啦(小学生表白♥)

【周叶】不如你

甜品师周x花店店主叶



下一章这个短篇就要写完了哈哈!!!

嘘,以前看这篇文小可爱们翻看前文已经看过的,你们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注意事项第一章。

上一章:http://thetimegoesby.lofter.com/post/1d33c01b_dc5367d





25

雨下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叶 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几句是非 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

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26

  打开了厚重的笔记本,提笔又放下。

 

  淡黄色的书页,墨色的字迹。从某年的某天到今年今日,从某甜品的插画某美食的做法到某人的随笔。习惯的养成并非一朝一夕,这本笔记本已经陪伴了他许久。

 

  周泽楷发了一会呆,然后看了看墙上的钟,最终还是快速地刷刷写下几行字。

 

 

【6月27日 今天也许我要表白了。】

 

 

 

 

26

  那是他们相识以来第一次出游。

 

  天公作美,那天的天气好极了。

 

 

  搭上了27号公交车,烈日当头,看起来使用得有些年份的大巴在不平整的小路上颠簸着。叶修告诉他目的地在最后一个站,要等的时间还长。然后不久就睡去了。周泽楷还好,盯着叶修睡颜一会儿后片感觉不好意思,于是戴上耳机靠着窗户小憩一会儿。

 

  不知睡了多久,周泽楷被窗外射来的阳光弄得不适就弄醒了。他眯着眼扭过头,看着叶修皱着眉头一副要醒来的样子,下意识地他就伸过手去为对方遮挡阳光。等到脑子清醒了一点,眼睛没有那么酸涩后,周泽楷才想起了窗帘的作用。轻轻地拉上了窗帘,干了件傻傻的事,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睡得正好的对方,他不经意地笑了笑,心中的念头越来越大,但还是渐渐伴着湿润的空气昏昏睡去。

 

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风景不再变化了。扭了扭身子,感觉全身的酸痛酸痛的,好在精神养回来了。叶修扭过头看着还在睡着的周泽楷,自然是不知道之前发生过的事情。突然间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叶修快速从口袋了掏出手机,对着周泽楷拍了几张照片便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把他给叫醒。

 

他笑着将对方的头发整理好,叶修的心情比夏日的朝阳还要更加的充满快乐的颜色。

 

 

  直到很久以后周泽楷偶然翻看叶修手机时才发现了有这样的一张照片。拿着手机去问偷拍者,叶修面不改色:“你不是长得帅嘛,有个常来之秋的小姑娘找我要你的照片,所以我就偷拍了呗。”

 

  被偷拍者不信。在逼问之下,叶修才坦白道:是他留着给自己的。心想给当时的暗恋者一点小秘密好不好。

 

 

  后半句叶修没有说出口,都“老夫老妻”了。更何况,他们谁也说不了谁,因为在这份恋情里,他们都曾悄悄地自己的感情埋在心里,明明漏洞百出,却在自己刻意的掩饰与暗示中忽视了对方眼中的悸动。

 

 

 

27

在司机师傅的提示下他们快速下了车。

 

“这里是哪?”

 

叶修闻之示意他看了看站牌的地名,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什么都不问我就跟着我出来,就不担心我和你去干什么?”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眼中的相信之意不言而喻。只是他认真纯粹的目光太过直白,深邃通亮的黑眸宛如夜间晨星,太过明朗,让叶修本来想要脱出口的调侃咽下去。

 

叶修眨了眨眼:“走,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忽而他又露出了一丝惊讶,“是不是已经到饭点了?那我们得快点了。”语毕,他一把抓住周泽楷的手随着脚下的路去……

 

 

“这路有点难走,不介意我拉你吧。”

 

 

叶修要带他抄小路,小路都是旧时人们修的,如今表面坑坑洼洼的,乱石四布,再加上前天下过雨地面有点湿,难走倒是算不上,但是总归是易让人摔倒的,只是两人的岁数加起来都近五十了,还需要手拉手,排排走吗?

 

所以叶修这么做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他扭过头带着一丝探究目光望向周泽楷,内心波涛暗涌,结果得到了对方用力地紧握一下。

 

“没关系,走吧。”

 

 

仍然不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在哪,但是周泽楷已经习惯或是愿意随着眼前的这个人去经历更多的意外。

 

他看着这条曲折的小路,镶嵌在山林里。两边的黄土地上稀疏的长着没人打理的小草,叶修一边走着一边指着边上周泽楷所不认识的植物介绍着。

 

他所有着的学识这下有了发挥——旁边的这些一看就是狗尾巴草;画风有些凛冽的,一颗长出七八茬的是牛筋草;以前孩子们最喜欢丢来粘衣服的苍耳就不用介绍了;还有在郊外常见的一种植物,粉红色的小花是萼钟状上部狭的,一株分成几成多茎,长得矮小但是很适合做花坛装饰,明明长得是花却叫麦瓶草。

 

 

  这些枯燥的介绍周泽楷却觉得很有趣,他抬眼看着叶修兴致高涨的样子,偶尔开口应和,当一个特别给面子的听众——都为了不要冷场子。

 

  但事实上,气氛不管是冷还是热的,单单只是走在这样的一条路上,心情就足以恢复平静。

 

古人言:“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1)这里并非什么桃源仙境、远古境地,只有一片简单的土地,生长着简单的植被,流动的空气的清新的。

 

六月,雨季的滋润让焦躁的心也得到一些安宁,更何况处于自然之中,享受自然之乐。

 

 

  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若是你爱着的人在身旁,这里那里哪里都会很好。

 

 

 

28

 走了不久脚步便停了下来。周泽楷的眼前是一片绿野,种着蔬菜,没有等他再细看就听到叶修开口朝田间喊道:“魏叔!”

 

里面有人的吗?周泽楷望了一圈才突然发现一个白色的背影。他仔细端详着这位老人,觉得他跟叶修的一个朋友很像。魏叔上身穿着白色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中裤,头顶带着编织的草帽,黑里透红的脸透露着喜意,浓眉大眼,五官长得大气,容易让人产生亲近之意。

 

“小叶来了啊,吃过没啊?”

 

他手里抱着一把新摘的青菜心,没有一点长辈的架子,满脸和蔼地问:“这小伙很帅啊,小叶朋友?”

 

周泽楷笑着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叶想修接过他手里的蔬菜,魏叔直说不用,还挺着腰杆站直又上下蹦跳了几下示意自己的身体有多好。接着他就听到叶修低下头无辜着说着肚子饿,那神情饶是假的像真一样,魏叔的心里当时一软的啊,立刻将蔬菜一把丢到叶修怀里,然后一步两步快步走回去说要煮东西给他吃。

 

周泽楷憋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好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叶修拿手肘怼了一下他,斜睨了他一眼让他帮忙抱走一点蔬菜,还在嘟囔着魏叔不愿意请人来帮忙。

 

走了几步,叶修才记起要要介绍一下这位老人是谁,得到答案后得到周泽楷点点头,这么一提他倒是想起来了,魏琛长得很像魏叔,他偶尔会去之秋看看的。叶修继续补充,魏琛其实一直想将魏叔接到城里住,只是魏叔舍不得这里的菜地,魏婶也舍不得她的老友。

 

就像叶修爱他的花,周泽楷爱他的厨房。

 

 

两人小心翼翼地在田野间的小路走着,越过了几块田就来到了魏叔的房子。在那附近,还有许多人家的房子围着路靠在一起。

 

魏婶应该出去了,房子里只有魏叔在里面洗菜了。周泽楷和叶修把蔬菜放下,就溜进了厨房想要帮忙。奈何魏叔死活说着哪里有让客人来做事的理,搞得场面再次像刚才抢菜那样令人发笑,结果还是被叶修说的话给忽悠过去——“魏叔,我们都饿了,哪里有让客人饿这饿着的理对吧!”无奈,为了尽快做好午餐,魏叔只好允许两人的加入,但在过程中他还在担心着两个年轻人看起来应该什么也做不了会捣乱呢。

 

直到看着周泽楷熟练的刀工,握住刀柄的手又快又稳,愣是让魏叔吃了一惊。

 

“哎呀,小周你的刀工真的了得啊。谁嫁给你谁有福咯!”魏叔感叹道。

 

三个人一齐开工,魏叔掌厨,不一会儿就炒出了两碟炒面出来。那时候也应该有一点多了,叶修说的肚子饿的确是大实话,周泽楷一开始没有觉得,这下被面条的香味引起来了食欲倒是也感觉饿极了。吃过了之后魏叔争着洗了碗筷,然后让两人出去田里转转,有想要的蔬菜可以摘一些回去。

 

叶修不经常自己做饭,于是他用探究的目光看向周泽楷。周泽楷本来是想拒绝的,垂眸想了想自己心里的小秘密还是点了点头:“那今晚我来做饭吧。”

 

 

 

29

  

  烈日当下,他们走走停停,天气有些闷热,不一会儿就出了一些汗。叶修在魏叔的地里摘了几个小番茄,拿去洗了洗后就和周泽楷分着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四处看着,待到周泽楷在好心农民阿姨引领下找到所需的食材后他们便原路返回了。临行前不顾两人的推辞,阿姨硬是抓了一把篮子里洗净的草莓给他们,热情的样子难以让人招架,周叶两人只好笑着,然后在离开前与她照相留念。

 

 

后来这张相片被周泽楷po到了网上,镜头上的三人的脸颊都红得似手中的草莓,背景的远山连成一片朦胧在强烈的阳光下,近处的房子在绿野间显得醒目。被粉丝们回复道:史上最差的拍人物照技术——但风景挺美的。

 

 

  为了感谢那位阿姨的好心,他们帮她摘草莓,周泽楷尝了一颗,很甜很甜。之后他们再将摘下的白菜和白得的草莓放回魏叔家,,顺带还悄悄帮魏叔把久未打理的储物间弄得整洁有致。

 

一番折腾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半了,叶修带着周泽楷再次踏上路程。向魏叔告别后,他们沿着来时的路穿过田地。

 

飞鸟从天空飞过,轻轻地在地面留下一道快速掠过的阴影,洁白的羽毛像是天空的云朵一样。蜿蜒的小道一路延伸,消失在层层山林中,被炊烟截断。连绵不断的远山就在面前,被雾气朦胧了一片。嫩绿的麦芽铺满了眼前的一方净土。

 

伛偻提携,络绎不绝。

 

强烈的阳光下,他们不得不眯起双眼,笨拙地向着某个方向向和他们道别的人挥手。

 

周泽楷:“真好。”

 

叶修笑:“是啊。”

 

 

 

30

 

夏日的天气永远是阴晴不定的。明明刚刚还是阳光正好,下一秒就开始下雨。

 

路途中的叶修和周泽楷迫不得已只好在毫无遮蔽的天空下顶着太阳雨狂奔,还好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候车站。狼狈地停下,他们的头发和衣服都被打湿了一点,鞋子表面被溅起的泥点弄脏。

 

  两人并肩靠着,遮雨棚不大,但一边漏水,剩下的地方只能勉勉强强地遮住两个成年人。

 

  雨下起来,山间一片清凉。

 

  叶修似乎是有些郁闷,将自己的裤脚卷起来,往周泽楷那边靠了靠。

 

打湿的衬衣紧紧地贴在皮肤上,有点冷。但周泽楷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左侧之人的温度,从隔着薄衣的肌肤想触间,热量源源不断的传来。流遍全身,在心口处汇集,宛如羽毛般扫过,留下一阵悸动。

 

  他强令自己将那些心思给收回,却没有挪动身子,没有拉开他们的距离。一方面渴求着更多更多,一方面又希望就这样就好。

 

  他想以后能常常和他一起来这样的地方,一起四处游历,牵着手走过落叶铺垫的小路,累了休息,休息好又继续前行。老了的时候还能够互相陪伴,找了一个风光无限好的地方,享受着山水的安逸,过着能够养花赏水,下棋品茶的生活。

 

  他能够为他准备归家的晚饭,在他回来的第一时刻笑着给予拥抱;他会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待着阳台,专心致志地摆弄着他们的盆栽;他能够从街道的这头走向那头,带着用爱意制成的点心;他会在花店里打着盹,看到他的到来后放心地睡去;他会在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中脱下自己的外套,双手支开盖在两个人的头顶上,一起往同一个方向跑去;他会在屋檐下用手温柔地擦去他脸上的雨水,笑着,眼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周泽楷抓住了正在为自己擦雨水的手。

 

  神游中,想象与现实突然重合。周泽楷像一个干了坏事的孩子,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四目相对,他毫不示弱地看向对方,他清楚地看见了对方眼里那个踌躇不定又跃跃欲试的自己。他不相信,他会看不清楚此刻自己眼中的深意。

 

  “小周,你……”

 

 

  剩下的半句他没有能说出来。

 

  因为周泽楷吻了他。

 

  

 

31

 

  如蜻蜓点水般,柔软的触感不敢稍有停留就快速撤离。

 

  周泽楷本以为自己会心虚,会紧张,会害怕,然而此时他的心里什么也没有多想。他的耳边是哗啦啦的雨声,他的眼前只有他的脸。

 

 

  一旁泥土里长着大片的荷叶,雨水打在上面,晶莹的水珠汇聚一起然后成股流下。

 

  夕阳西下,凉风渐起。蝉鸣的声响不断,落叶被打湿,飘然地落下,飘在水洼平面上,泛起一圈圈涟漪。

 

  林间的味道被雨水催发,混合着泥土与鲜花的香气。

 

 

  “小周,你有什么想说的?”

 

 

  雨渐渐越下越小了。风吹过山谷,吹过树林,吹飞了落叶,吹动了飞鸟,吹到了他们的面前。

 

 

  “在一起吧。”

 

  

 

32

 

  “如果你今晚能做我爱吃的荷叶包饭的话。”

 

 

  雨停了。

 

 

  叶修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往前走了一步。

 

  他稍稍挣脱开周泽楷抓住他的手,然后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另一只攀上了他的脸,将他的脸靠过来。微凉的嘴唇贴上对方的唇瓣,轻轻地摩挲,含蓄而又腼腆的纯洁。接着,他被一股力量拉回,落入一个温柔的怀抱,周泽楷用手托住他的后脑勺,笨拙地加深了这个吻。

 

 

  蝴蝶在水洼上翩翩起舞,互相追逐嬉闹。雨后的世界,烟雾弥漫,恍然一新。

 

他们两个的手,紧紧地牵着,没有再松开。






tbc.



==============================================

以下资料图片源于百度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庄稼地里长得最多。初生时是小小的细细的一到两片的嫩叶,远望去几乎不见。然而只需要一场微雨,便足以让它蓬勃成燎原之势。虽然根须浅浅地几乎只是浮在土上,然而若是拔得不彻底或是拔完了仍然扔在地里,那么依旧是不能置它于死地的,只需要一夜的露水,便足以让它生出新芽或者复活。待到稍长大一些,便拔节生出一根细长的穗来,结满了千百颗籽粒,毛茸茸的摇曳在风里,仿佛调皮的小狗在抖动着尾巴。



牛筋草

筋草,因其贴地有力不易铲锄,茎和花柄颇为结实,不易拉断,河南部分地区称为"老驴拽",山东方言叫钝刀驴。湖北方言内巴都,分布于全世界温带和热带地区。牛筋草野生于村边、旷野、田边、路边,遍及全国各地。



苍耳

一年生草本,高可达1米。全株都有其毒,以果实、特别是种子毒性较大。原产于美洲和东亚,广布欧洲大部和北美部分地区;生于山坡、草地、路旁。中国各地广布。苍耳雄花花序圆而短,在雌花花序之上,雌花包在一绿、黄或褐色卵圆形的总苞内,总苞外有许多钩状刺和两个大的角状刺。成熟的刺果黏在动物的毛上,藉以散布他处。





麦瓶草

麦瓶草为石竹科麦瓶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株高25厘米左右,叶披针形。总状花序,小花粉红色,花期5至6月。蒴果,种子多数,果熟期8至9月。麦瓶草植株矮小,株丛秀丽,可用于花坛或花境,亦是优良地被花卉。



(1)

吴均 《与朱元思书》:“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

意思是像鸢鸟一样极力追求功名利禄的人,看到(这些雄奇的)山峰,就会平息热衷于功名利禄的心;那些筹划政务的人,看到(这些幽美的)山谷,也会流连忘返.文中写“鸢飞戾天者”和“经纶世务者”的目的,是通过写热衷于功名利禄的人和忙于政务的人的感受,从侧面突出了山的雄奇与优美,含蓄地表明了自己的人生志趣.“



==============================================

状态不好,徒有热情,感觉越写越差,跟自己想写的有些出入。告诉自己要努力,为了最爱的cp

评论(2)
热度(35)
©孤芒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